华联学院


大学生心理咨询案例

发布日期: [2015/4/2] 点击数:1191

    某男,22岁,大学三年级学生

    老是觉得放不开、压抑,上大学后逐渐加重,白天走路时也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感到很不自在,有时想法很消极、多疑,有时跟人吵架后睡不着,有些孤立自己,心理觉得自己是学生会干部而沾沾自喜,实际做事中却又显得畏首畏尾,现在是学校社联主席,但又找不到那种快乐和魅力,总是感到压抑,我是那种对权力和地位特别追求的人,我好像被架在了空中,很想克服,很想使自己彻底放开,做真正的我自己,过去我是那种有威严、有主见的人,现在家里也是拘谨放不开,在学校更是唯唯诺诺,所以我常常恨自己,唾弃自己,就联自己照的照片的气质也觉得和自己心里所想差距特别大。我在别人面前总要装作清高,别人感觉我这人很不容易接近,自己却感觉很孤独,心里渴望友谊。我一个人走路时,会想如果别人在远处看到我一个人走路会不会觉得我是那种很不好相处或者是自己系里没人理的人呢?所以我一个人走路总是匆匆忙忙,有时人多了甚至还有些想赶紧找个地方钻进去的想法,我在自己系里不是学生会干部,系里同学过生日也不叫我,我永远都是不被别人看重的核心人物,走在路上总是怕熟人看到自己认为自己没人缘。近期学习成绩也下降,食欲也有所减少。
我出生在干部家庭,家教严格,父母工作忙,交流少,但父母总是拿我炫耀,总是以我为自豪,在别人面前也总是夸大我,我一直是他们的骄傲,我也不想给他们“丢脸”小时候我是“孩子王”总是被人顶礼膜拜、惟命是从。我就养成了爱慕虚荣、心胸狭窄和嫉妒心强的个性。初三之前一直是活泼和群的,在学校总是那种能“呼风唤雨”的人,初三时不幸得了“神经炎”住院治疗二个多月,复学后功课落下了,体质又弱就觉得精力不如从前,那时我喜欢上了同桌的女生,但她是那种特别能挑剔的人,总是横挑竖挑,从那以后,我每次下楼时走在路上时心理就会想“她会不会在看我,她看到我会想什么呢?”以后做事就有些畏首畏尾放不开手脚了,我很想让自己能放开。高中时我开始不当学生干部了,不现出风头了,可是我却居然感到很失落,也经常和同学闹矛盾,高中以后我不再“优秀”,很多人都我说“伪装”,我自初三后我有种“找不到我自己的感觉”,一直很烦恼。
    心理测验:SAS:56标准分   SDS:54标准分
咨询过程:运用认识领悟疗法。发展心理学中讲到,人在每个发展阶段都有其不同的发展任务和不同时期的行为模式。小学时期伙伴集团形成阶段依次为:依从性集合关系、平行性集合关系、整合性集合关系。依从性集合关系时期是儿童首先依 从老师; 平行集合关系是形成团伙; 整合性集合关系常常是儿童依从一个他们公认的德高望重的“孩子王”。救助者那时就是那个能呼风唤雨的“孩子王”。青春期的伙伴关系为交友范围缩小,将关注的重心从外转向内,男女同学之间的关系变化模式是:先疏远、后接近。大学时期学生的人际关系再也不可能有整合的大的集团式的人际关系了,大学时期学生的心理发展主要任务是:世界观、价值观的形成、发展。
   人在从幼年到成年各方面都在随年龄的曾长而不断曾长成熟,幼年时期的任何伤害都可能导致生长发育停滞,如小儿时期患小儿麻痹症后他的肢体就会停止成长;在精神方面也一样,如果某个时期儿童心理受到伤害性刺激,他的心理某一方面就会停滞在那个时期(心理学上叫固结)。救助者不幸生病住院及“早恋”挫折,对他一个成长环境一帆风顺,在老师、学生及家长的赞扬声中长大的孩子来说可谓是很大的心理伤害,由此使他的心理发展停滞在了儿童的“整合性集合关系时期”,他走路时潜在地期望有的那种前呼后拥的“风光”不正是儿童式的心理吗,这也就是目前他觉得“放不开”的原因所在。
    还有救助者那些过度寻求关注、在意他人评价等等方面都体现了救助者的不成熟,通过和救助者分析、探讨,救助者认识到自己的潜在的希望那种“呼风唤雨”的感觉等确实是幼稚的,通过自己观察发现,大学生中并没有那种他所期望的整合式集合人际关系,进一步和他分析了大学生时期的人际关系模式,他所期望的人际关系是不符合目前的年龄,他的心理还停滞在他患病“失恋”的受挫折时期,通过分析,观察,探讨救助者终于领悟了他的问题所在,经过三咨询咨询救助者的症状完全消失,治疗效果满意,结束咨询时测验SDS:44标准分。
私立华联会计系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887号 私立华联学院-网络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访问人数:人@心理健康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