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联学院


大学生同性恋心理危机干预的个案研究

发布日期: [2014/4/3] 点击数:810

 

  摘  要:随着社会文明开放程度的加深,现代社会的同性恋者已经开始逐渐从隐蔽的社会角落走向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是,关于大学生同性恋群体的社会语境,在当前却仍是晦涩的,他们多面临强大的内外部压力,易出现心理问题和心理危机。本文通过对一男同性恋求助者的咨询案例研究,结合咨询过程,展现同性恋心理危机的特殊性,以期对此类大学生心理危机的干预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参考。
  关键词:大学生同性恋 心理危机 干预 个案研究
  大学阶段是同性恋身份得以确认并通过接触同性恋信息而发生身份认同的集中期[1],中国人民大学潘绥铭教授2001年对全国大学生的抽样调查显示,在心理上不同程度有同性恋倾向的学生占11.4%,其中男生占7.9%,女生占16%[2]。时至今日,这个群体的数量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长,然而,这个隐秘存在却不容忽视的群体所处的社会环境仍不容乐观,近期南方都市报的某项调查报告显示因性倾向和性别而产生的各种形式欺侮在中国校园比较普遍,甚至不乏暴力及性骚扰等现象[3]。大学生同性恋者承担着强大的内外部压力,又缺乏适合其角色的心理疏导途径。据张北川调查反映,大学生中有30%-50%的同性恋者曾有过强烈的自杀念头,9%-13%的人有过自杀行为[4]。
  本文结合一例同性恋大学生心理危机的干预个案,探讨同性恋者主要的心理问题及辅导策略,以期对此类大学生心理危机的干预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参考。
  1.个案基本情况
  干预对象,雨天(化名),男,21岁,大学理科经管专业三年级本科生。我在该校进行同性恋群体调查时经“同志”介绍认识。一日,雨天电话联系我,表示有自杀打算。第1次咨询时面容憔悴,精神恍惚,沉默寡言,阻抗严重。经咨询师再三开导,才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根据来访者叙述,个案来自山东省东部一个较发达城市(县级市),独生子,父亲为工人,母亲是教师,家境一般,父母很溺爱自己,对自己期望很高但疏于管教。高三时个案与其同桌(男性)关系较好,自己逐渐萌生出同性恋倾向,向其表白被拒。大约半年前,个案与校外某社会青年同志经介绍认识,被追求后确认关系,并发生性接触。在关系维持87天后的感情出现危机,对方提出中断关系,由此个案产生心理失衡,情绪失控,身体和心理状况极差,不能坚持正常学习,曾有过自杀意念。近期在谈了4次失败的同志恋爱后(关系均维持了不同长度的时间),感到自己无望再找到真爱,心理状态趋于崩溃,又由于长时间疏于学习,临近期末,产生考试焦虑症状,家中托人入党的事搁浅等产生了强烈的自杀冲动。
  2.个案心理危机原因探析
  在随后个案的几次来访中,在咨询师的鼓励和帮助下,个案逐渐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向咨询师倾诉了自己的主要心理困扰。总结如下:
  2.1失恋后的极端情绪反应。由于同性之间的感情与异性之间的感情除了性活动之外没有任何差别,所以同性恋者遇到的情感问题跟异性恋者的情感问题是一样的[3],本例同性恋心理危机的最直接原因就是因为失恋导致。个案在情感上非常依恋对方,当对方与自己中止恋爱亲系,个案在经过多次尝试试图挽回未果后,即产生极端的负面情绪和轻生念头。除此之外,咨询师分析发现,导致个案情绪失控还有以下原因:一是因羞于启齿的隐私而无法象异性恋一样排解失恋后的负面情绪;二是无法象异性恋一样与性恋对象进行公开的、直接的交流;三是失恋后因性恋对象的难以替代性而不能很快建立新的情感依托等。
  2.2对性爱前景的迷茫和担忧。同性恋的心理问题还表现在对同性性行为的依赖与否定的冲突上。一方面,同性之间的性接触可以给同性恋者带来身心的愉悦,而另一方面,对同性之间性行为的方式和后果的迷茫和担忧又使得他们不齿于这种行为。个案在访谈过程中曾多次向咨询师表示了对此类问题的担忧,如:同性性接触的艾滋病问题、同性恋性行为和同性恋婚姻的法律地位问题、同性恋夫妻的生育问题等。对这些问题的担忧给个案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使个案对未来丧失信心,对生活失去热情,从而产生悲观厌世心理。
  2.3对稳定爱情关系的渴求与不断失望的打击。同性恋者之间有没有真挚稳定的爱情,这个是社会一直关注的问题,而且成为决定社会对同性恋群体态度的重要态度。由于同性恋者恋爱关系缺乏社会伦理和法律的约束,其性行为的价值意义并非是生育后代,而是寻求成长和个人欢乐,而其群体中缺乏对稳定恋爱关系的规制体系,因而,同性恋者群体中很难维持稳定而长久的恋爱关系。香港学者李景邦在他的《混沌初开》一书中曾提到一般人认为同性恋者都是性疯狂的动物,同性恋不过是“跑暖思淫欲”的“玩意”只有性发泄没有感情或崇高的爱情成分的这一错误观念,也印证了这一点。由此,在短暂的半年内,个案雨天经历了5次同志恋爱,并都以失败告终,他对寻求一段稳定真挚的爱情失去信心,为自己身份的尴尬而痛苦不已。
  2.4考试焦虑和对未来的迷茫。个案曾多次表达自己对近期考试的恐惧,由于长期为感情所困,所以学习动力不强、注意力不集中,没有充分的准备面对考试,而自己即将进入大四,父母要求自己考研和考公务员,自己感觉压力很大,而自己又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怨天尤人,浪费了很多时间,最近又得知自己家里托亲戚入党的事情搁浅,于是感到自己命途多舛,困难重重,对前途没有信心,陷入深深的焦虑。个案性格懦弱,不愿奋斗,曾多次表示自己希望父母替自己安排好一切,自己按部就班的走就好。
  3.干预过程与主要措施
  对个案的咨询以面询为主,辅以QQ聊天、电话咨询等方式,进行了为期约3个月的心理干预辅导。全程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3.1第一阶段: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
  良好的咨访关系是心理咨询得以顺利进行的前提。本例个案与其他来访者有着显著的区别。首先,个案身份十分特殊。其次,个案是因为同性恋感情受挫产生的心理危机,不易为人理解,主观上对咨询师防御心理较强。由此,咨询师在头几次咨询中并不急于解决问题,在做好预防个案产生过激行为的基础上,着力建立个案对咨询师的高度信任,以形成良好的咨访关系。
  3.1.1保持价值中立,无条件尊重当事人。个案在第一次咨询时,曾多次询问咨询师对同性恋者的态度,是否歧视这个群体,在进行自述时总是欲言又止,担心说出来后受到咨询师的耻笑。因此,咨询师的首要任务是消除个案的阻抗心理。在咨询师对个案的自述多次表示平等性的理解,并适时表达了对个案现状的同情和关心,取得了个案的初步信任。
  3.1.2遵循保密原则,取得个案的高度信任。针对个案心理问题的特殊性,为保护个案的隐私,咨询师在选择咨询地点和时间上由个案决定,并建议个案采取QQ咨询的方式与咨询师进行沟通和交流,特别强调了心理咨询的保密原则及其例外情况。通过几次QQ聊天咨询后,咨询师取得了个案进一步的信任,主动告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以前联系用公话)和详细情况。
  3.2第二阶段:利用危机干预的心理支持技术,疏泄个案被压抑的负面情绪
  针对导致个案心理危机的原因,接下来咨询师的工作重点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创设理解、同情的咨访氛围,让个案失恋后的负面情绪得以宣泄;二是改善个案对同性恋的认知,减轻其内在心理压力。
  3.2.1运用支持疗法,给予个案充分的理解。同性恋失恋后的情绪反应在性质上与异性恋是一样的,对于这类心理危机,最有效的干预方法是给予精神支持,并尽可能应用暗示、保证、疏泄等方法,使他们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应引起注意的是,同性恋失恋者比异性恋失恋者需要更多的心理支持,因为担心受到歧视,同性恋失恋后的负面情绪往往会被自己压抑,他们一般羞于向朋友、亲人诉说,此时,心理咨询师的同情、理解和精神鼓励就显得非常重要。在此阶段,咨询师特地安排了几次宣泄性会谈,会谈内容由浅入深,涉及到个案的学习、生活、经历、爱情、人生、理想等,引导个案把压抑在内心的负面情绪表达出来。通过几次谈话,个案表示内心平静了许多,并向咨询师保证自己会冷静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
  3.2.2改善个案对同性恋的认知。针对个案存在自我认同困难以及对同性恋前景的种种疑虑,咨询师向个案详细介绍了同性恋的成因、国内外同性恋基本状况以及当前同性恋者的社会生存环境,并引导个案分析自己问题产生的根源,当前的心理冲突以及解决措施等。由于之前咨询师与个案己建立起良好的信任关系,因此改善认知的会谈效果较好。虽然个案对自己的未来仍感到悲观和迷茫,但己能够比较客观地看待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能够有勇气面对当前自己的困境。
  此阶段结束时,个案开始进行正常的学习活动,但之前落下的课程太多,因此期末考试成绩很不理想,情绪产生了较大波动。经咨询师开导后,个案假期坚持学习,在新学期补考中顺利过关,对此咨询师给予了即时的赞赏和鼓励。
  3.3第三阶段:实施行为疗法,帮助个案摆脱感情困扰
  经过近1个月的辅导,个案的情绪已经比较稳定。多次失败的恋爱经历加深个案对同志“初恋”(高中阶段曾有过与女性的恋爱经历)的思念,而难以复合的情感关系时时困扰个案,于是决定先期采用厌恶疗法进行行为训练。根据以上原因,让个案在手腕上套一个橡皮筋,当想到初恋时,头脑中就浮现父母失望、自己痛苦的形象,同时就使劲弹自己的手腕。与此同时,建议个案多参加体育锻炼,加强身体素质和磨砺自身意志,并提出外出旅游散心的方案。
  实施行为疗法3个星期后,个案表示症状比以前减轻,想念对方的时间和频率减少,睡眠得到改善,身体状况也逐渐好了起来。1个月后,个案外出旅游回来告诉咨询师:“虽然还不能完全摆脱对对方的思念,但己能坦然面对失恋现实,现在生活和学习己恢复正常,正在加紧学习,准备报考硕士研究生”。
  在个案危机基本解除,恢复正常状态后,咨询师逐渐降低咨询频率直至中断了咨询,以减少个案对咨询师的依赖,培养其自助意识。
  4.效果评估
  本例心理危机的干预和治疗取得了明显效果。首先,个案对同性恋的认知得到改善,内心冲突减少,自控能力和自我接纳程度增强,情绪趋于稳定,心理危机解除;其次,个案恢复了正常的学习和人际交往,生活热情提高,心理健康状况明显改善。干预结束时施予SCL-90测试,结果显示,个案在10个因子上的得分除焦虑项因子高于常模外(<2.80分),其余因子均为阴性。 根据以上情况,又选用SDS和SAS进行测量,抑郁自评量表(SDS):粗分44分,标准分55分,提示有轻度抑郁;焦虑自评量表(SAS):粗分46分,标准分58分,提示有轻度焦虑。
  同时,本例心理危机的干预和辅导也留有遗憾:跟踪反馈得知,个案对以前的男友己不再思念,但仍然渴望结交同性朋友,对女性没有兴趣。可见,第三阶段的干预治疗取得了相当的效果。
  5.总结
  由于同性恋本身的特殊性,同性恋心理危机的干预具有难度大、时间长的特点。本案例提供了同性恋心理危机干预和辅导的一些有益的可资借鉴的经验。
  5.1坚持保密原则。由于种种原因,同性恋行为在我国很难得到广泛的理解和认同,同性恋者往往担心身份暴露后受到歧视,大学生同性恋者群体更加敏感。因此,同性恋心理危机比一般心理危机的干预需要更加细致的保密工作,应使危机的处理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以有效保护同性恋者的隐私。
  值得提及的是,个案初访时特别强调,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仅告诉咨询师,要咨询师保密,保证绝不再告诉他人。在当时个案心理处于高度危机的状况下,要不要及时与相关人员及部门联系,咨询师是处于两难境地的。思忖再三,咨询师决定信守诺言,在采取适当措施预防事故发生后,没有把个案详细情况上报,这是取得个案信任的关键。在心理咨询实践中,保密是基本的职业道德,但什么情况下应该使用保密例外,这是一个较难处理的问题,是需要在咨询活动中不断积累经验的。
  5.2有效的心理支持。情绪宣泄是危机解除的重要途径。由于宣泄渠道不畅,同性恋者的负面情绪往往会被自己压抑,这些负面情绪的压抑是导致心理危机的重要原因,因此,同性恋心理危机需要更多的心理支持。对同性恋心理危机干预最有效的方法是支持疗法,咨询师要为干预对象创设良好的宣泄环境,给予干预对象同情、理解和精神鼓励。本案例心理危机的解除,就得益于心理支持技术的合理应用[5]。
  同性恋大学生的心理危机干预和自杀预防工作仅仅依靠专业心理健康教育工作者是决不可能做好的,应注意多层次构建大学生心理危机干预立体支持系统。另外,高校还应积极探索大学生心理互助机制,调动学生自我教育的能动性,使学生团体成为大学生中倡导消除歧视、共建和谐的中坚力量。但是,如何把握大学校园对同性恋者的态度问题仍是以上工作的难点。
  参考文献:
  [1]张延华.大学生同性恋现象与高校心理健康教育[J]湖南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 ( 9 ); 151-152.
  [2]张超,吴新宇.中国高校同性恋调查[J].调查思考,2007, (6)
  [3]本报讯.国际不再恐同日:多数同性恋学生曾在学校遭欺凌[N].南方都市报,2012-05-17(2)
  [4]张超,吴新宇.中国高校同性恋调查[J].记者观察(上半月),2007,(6):30-32.
  [5]余明友,对一例大学生同性恋心理危机的干预报告.[J]遵义师范学院学报,2011.4(2)    

 

 

 

 

 

 

 

私立华联会计系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887号 私立华联学院-网络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心理健康咨询中心